中共十八届四中全会在《关于全面推进法治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中提出了六大任务。在“推进法治社会建设”任务中,要弘扬社会主义法治精神,建设社会主义法治文化,增强全社会实施法治的积极性和主动性,形成遵纪守法的社会风气法律和犯法的耻辱。知识产权文化是法治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良好的知识产权意识和秩序意识是法治社会的时代特征之一。法治社会政策目标的确立和实施,将为知识产权文化建设带来新的政策视野、路径方法和实践思路。

知识产权文化作为创新型国家建设中不可或缺的文化力量,其实践是我国转型期重要的文化创新。《国家知识产权战略纲要》将“培育知识产权文化”列为五大战略重点之一,明确了“尊重知识、崇尚创新、守法诚信”的中国知识产权文化核心理念。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强调,要深入开展法治宣传教育,把法治教育纳入国民教育体系,这为新形势下的知识产权文化建设提出了新的课题。

知识产权文化是现代法治社会的文化组成部分。改革开放以来,我国正处于现代社会转型期,特别是在以市场经济为主导的21世纪创新发展模式下,与知识产权相关的利益冲突日益频繁,已经成为影响社会和谐的重要因素。在这种特殊的历史条件下,实施知识产权文化是化解社会矛盾、调解利益冲突的新途径。知识产权文化远没有知识产权制度那样具有强制性、功利性和限制性,这使得知识产权文化的实施补充了知识产权制度实施中的一些盲区,如提高了各国对知识产权的认识,促进了知识产权制度的发展公众在不同的发展阶段,倡导遵循公益性、合作共赢、可持续发展的价值取向,用道德的力量解决这些问题,不仅有利于知识产权价值的认同和良好秩序的形成,同时也构成了现代法治社会在心理和秩序层面上鲜明的文化特征。

知识产权文化建设应以政府为主导。中国知识产权制度的实践,在价值观念、思想基础、社会氛围和创新意识等方面存在着诸多差异。因此,我们应明确倡导先进文化本质意识,使我国知识产权制度实现持续健康发展。知识产权文化培育的实质是形成知识产权制度的必要的社会基础。知识产权文化建设属于文化事业范畴,具有重大的公益性。特别是在我国传统文化向现代文化转型的现状下,政府部门在知识产权文化建设中的主导地位不可替代。

知识产权文化建设要多元化。根据我国知识产权文化发展的需要,建立灵活生动的知识产权文化建设机制,将知识产权文化宏观政策的统一性与各部门、行业、地方政策措施的多样性有机结合起来。不同部门、不同行业、不同地区都有各自不同的产业文化、企业文化和地域文化特征。因此,要鼓励各级政府有关部门和行业在宏观政策指导下开展多种形式的知识产权文化实践活动,形成知识产权文化繁荣局面。

坚持知识产权文化建设。系统的移植必须有文化的支持。中国知识产权文化的实践是补充制度运行所必需的思想基础,强化地方文化的精髓,如辩证思维、自我完善、和谐共赢;在知识产权制度国际化、本土化的背景下,实现新的社会认同,在知识产权制度国际化、本土化的背景下,制度精神与中国主流价值观相融合,实现新的社会认同。

知识产权文化建设不是一朝一夕的事。要按照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精神,遵循文化发展规律,持之以恒,在建设知识产权强国的进程中培育知识产权文化,推进法治社会建设,为构建和谐社会和小康社会作出新的贡献。